首页
新葡亰养殖业
新葡亰农业
新葡亰林业
新葡亰政策
新葡亰渔业
返回顶部
浙江:奶业之痛谁能解?
发布时间:2019-12-15 20:10
浏览次数:

据阮水明介绍,今年夏天罕见的持续高温,导致奶牛非正常流产率增加,奶牛场里的奶牛今年流产率甚至高达40%。此外,单头奶牛的产奶量也大幅下滑。“奶牛是‘怕热不怕冷’,4℃至20℃是奶牛产奶量较高的温度,今年夏天又热又湿,是最不利于奶牛产奶的。”阮水明说,入夏以来的持续高温,直接导致奶牛产奶量同比减少了30%以上。“目前整个奶牛场原奶的日总产量不足14吨,而去年同期这个时候,产量可以达到20吨。”

原奶收购价大幅上涨的背后,则是原奶产量的趋紧。“今年8月底快开学的时候,全省多家奶制品企业就出现了‘无奶可收’的情况。绍兴当地一家提供学生奶的奶制品企业负责人专程找到我,希望我们能够为他们企业提供部分原奶。对方给我开出的条件是,‘价格由你定,多少价钱我们都接受。’”阮水明说,虽然对方的条件听着也很诱人,但是自己牛奶场里的产奶量也大幅下降,现有的奶源只够提供给两家签约的奶企。

来自省畜牧兽医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近五年来,全省部分奶牛存栏200至400头的奶牛场已关闭10家,存栏400至800头的已关闭3家,存栏1000头以上的已关闭2家,仅此原因减少奶牛存栏6000多头,除一个场所搬迁到宁海县外,其他3家全部关闭停业。目前,杭州市奶牛存栏数不足9000头,与历史最高峰的18000头相比,下降一半。

金华是南方重要的奶牛养殖基地,奶牛乳品业作为金华市农业农村八大优势产业之一,也是全市农业产业链最为完整的一个产业。今年奶价的快速上涨让奶农始料未及,按理说,奶农应该在这轮牛奶涨价中获益颇丰。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虽然原奶收购价格大幅度上涨,但是奶农的日子却并不好过。按照阮水明说法,“今年金华全市至少有50%以上的奶牛场处于亏损或是无利的状况。”

除了疫病影响,面对饲料价格年年上涨、人工成本不断增高的现实情况,也让奶牛养殖户利润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奶农选择加速淘汰奶牛,直到完全退出奶牛养殖市场。在包晓林生活的后金村,早年间村庄里家家户户皆养牛的盛况早已不见,现在仅有的几户奶农也正在琢磨着改行后何去何从。

投稿人:中国农业大学

“奶荒”来袭,自然引发原奶价格上涨。国内乳业专家王丁棉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由于今年7月份以来,原奶供应紧缺,国内奶价已经逼近瑞典,居世界第二。之前,国内奶价在世界范围内还排在第三至第四位。

事实上,从今年7月份开始,我省生鲜乳收购价格就像坐上过山车一般向上猛冲。据省畜产品周报统计显示,进入7月份后,我省生鲜乳价格从6月23日的每公斤3.94元猛增至9月25日的每公斤接近5元。金华市畜牧兽医局的一份调查也印证:牛奶收购价从1月份每公斤3.8元上涨到了8月份的4.8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每公斤上涨了1.2元至1.5元,9月份平均价更是高达每公斤5.1元至5.8元。

奶价高了,奶农得实惠了吗?记者日前来到浙江“奶牛之乡”金华进行调查。

“三季度由于高温等因素影响,导致奶牛中暑死亡和牛奶产量下降,严重影响了第四季度牛奶产量及全年效益。”金华市畜牧兽医局产业发展科科长高士寅表示,根据他们对全市25个奶牛养殖场的跟踪调查分析认为:全年奶牛养殖可能每头亏损500元至1000元。

“从今年年初开始,原奶收购价就一路走高,开始是以每吨20元、50元的速度慢慢涨,最后一次,是客户主动提出每吨鲜奶直接加价500元,原奶收购价很快就从去年同期的每吨42000元涨到了现在的58000元。” 金华市婺城区蒋堂镇下汪村的一康牛奶场是当地规模最大的奶牛场,目前仅产奶牛的存栏量就有800来头,负责人阮水明跟记者提起今年以来被“抢奶”的经历,心里五味杂陈,干这行十年了,这样涨的奶价,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产业困局亟待破解

10月17日下午,记者在金华市婺城区琅琊镇后金村见到奶牛养殖户包晓林时,他正紧锁着眉头忙着在牛栏中央给一头疑似得了流感的奶牛打吊针。这头生病的奶牛正怀有几个月的身孕,嘴里呼呼喘着粗气,这让包晓林焦急不已。

“奶价越来越高,但是我们收入却多不起来。”包晓林的奶牛场里目前有160头奶牛,其中有60多头产奶牛。包晓林告诉记者,今年比较严重的疫病也影响了奶农的养殖效益。“今年夏天,已经处理了8头牛,前两天又有两头小牛因为流感死亡了,毛估估损失就有十几万。”

原奶价格节节攀高

“今年按理来说,我们每天的需求量应该达到150吨左右,实际收购量只有40多吨。优质原奶的缺口在100吨以上。”夏济平说,虽然自己的企业现在已经拥有了4个大型牧场和2个专业养殖小区,但是优质的奶源依然存在巨大的缺口。迫于无奈,夏济平最近专程派了公司副总经理程建华前往福建几家大型牧场进行考察,希望能够从外省寻找到新的奶源基地以缓解燃眉之急。

七八月份罕见的高温天导致奶牛产奶量下降,从而造成奶源供应不足、供货偏紧,但这种季节性的奶源紧缺其实每年都有。另一方面,全省奶牛数量的减少,也让今年的奶荒“雪上加霜”。

“目前我省人均乳制品占有量仅为3.9公斤,只有全国平均数的13%。加上市场刚需增长较快,奶牛规模养殖发展又慢于散户退出速度,全省鲜奶市场已经进入紧平衡状态,奶源困局短期内仍难以缓解。”省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戴旭明告诉记者,目前,我省的牛奶产销比例保守估计在1∶9左右,市场上销售的绝大多数牛奶都来自省外,伴随全省奶牛养殖产业的进一步萎缩,有可能对我省鲜奶供应产生影响,为此需要强化省外资源的组织调度。

在夏济平开始到省外寻找原奶的同时,一些乳业巨头也来势凶猛。“10月17日,蒙牛公司高管专门召见了金华全市十几家奶牛场的负责人,希望与这些奶牛场的负责人建立良好的关系,为之后的奶源争夺战提早准备。”业内人士告诉记者,2012年2月,蒙牛乳业在金华投资9亿元建设的全品相乳制品加工厂项目正式启动,主要生产常温乳饮料,一期建成后生产能力将达16.8万吨。“一方面,此举有可能导致金华本地的‘奶源争夺战’一触即发;另一方面,面对我省原奶产量日渐减少的问题,这类从外地进军浙江本土的奶企以后也有可能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奶农加速退出养殖

面对原奶的“涨价缺货”,奶企的日子更加难过。从今年上半年开始,金华佳乐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夏济平就一直因“缺奶”而头疼不已。作为金华市的乳制品龙头企业,去年年底,夏济平投入6000万元新上了4条进口生产线。但这4条生产线自从安装完毕后,就因“奶荒”一直没有开过工。

“事实上,‘奶荒’的背后,也从一定程度上凸显出我省奶牛养殖产业发展遭遇的现实难题。”戴旭明说,一方面是市场存在空缺,有心扩大养殖规模的奶农受到用地等方面的诸多限制;二是本地的青贮料资源始终捉襟见肘,依靠外地进口又进一步增加了奶牛的饲养成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hotcodeshare.com. 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